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官网首页 > 行业新闻 > 敦煌:歌不尽颂不完

敦煌:歌不尽颂不完

时间:2020-08-20 08:41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       垂直的沥青公路宛如一条飞跃的河流,汩汩流向远方。缓步的骆驼,成为了大漠的文字与符号,或许只要这块荒芜的土地才能够扛得起莫高窟所寄予的厚重。      去过“我国石刻艺术最高峰”的龙门石窟,也到过被列入“国际遗产名录”的云冈石窟,但自认为不管哪个都远没有莫高窟震慑。莫高窟不只比其他石窟保存得更为无缺,并且并不限于一个朝代的会集叙说,它是一幅色彩斑斓、留白丰厚的画作,前史的笔停在哪儿,续写的情思就会在哪儿闪耀。      莫高窟中除了巨大的佛像,最有目共睹的就是色彩鲜艳的岩画,走近细细赏识,似乎还能感觉到前史的呼吸和余温。这些岩画的观感全然不像后现代主义的著作,经常带有视觉上的矛头,反而过火温文、安静。赏画时,尽可抛却思绪上的繁芜,让心如溪流,在画中流动。敦煌在佛光里熠熠生辉。      莫高窟前从前还有一条河流,不过早已干枯,只留下一片白杨诉说着无尽的凄凉。那星星点点从逝世中挣扎出的绿色,在大漠中分外耀眼,那是一种兀立于生命的高傲。人们以歌颂的方法去赞扬它们,赞扬那一列列守住水土的白杨,它们知道战友正面临着大漠的吞噬,可却从未有半分怯弱。      莫高窟的九层楼,像一只具有雄心壮志、打开双翼的鹏鸟,想要在前史的长河里爽快腾飞,而咱们这些生如蜉蝣的俗人,永久都不会理解。藏经阁里的经文大部分都已丢掉,许多名贵的文物也都流落在了国际遍地。前史的伤痕,总会以无声的方法让人心生悲悯。      不远处就是月牙泉,认为不过是一眼一般泉流,但看到了之后才发现它深掩于高耸的鸣沙山之中。鸣沙山的沙丘,如一座座宏伟的山峰,那些成功登上险峰的勇士,或许也未必能在这儿再有续写巅峰的勇气。感叹月牙泉,它如一滴泪水意外地坠入苍茫大漠,即使无人能懂它的苦涩与凄怆,但它却一直用《月牙泉》的歌声在人们耳畔呼唤——“或许你们不明白这种爱恋,除非也去那里看看。”月牙泉是不缺坚韧的,由于再恶劣的境况,它都不会让生命之水干枯,那么就在此收下人们的赞歌吧。      但凡被文人雅士寄予过情思的,总会成为一块载满前史的丰碑,尤其是那被镂刻过诗文的楼阁,更会散发出一种精力的麝香,让世人向往。可鸣月阁却并非如此,它是一把剑,一把____、所向无敌的剑,它让世人懂得了,仰视的不只是月牙泉的地标,更是月牙泉傲岸耸峙的精力高度。所以,前史上除了《岳阳楼记》的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和《滕王阁序》的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,还有现在的鸣月阁,在这大漠里孤单地守望。      冲上鸣沙山,站在山顶眺望月牙泉时,遽然产生了一种幻觉:此时自己若是想要高飞,便能在这鸣沙山上立马长出一双翅膀。回望着死后那一片片如山川般的沙漠,极力幻想着视界所及的远方,会是怎样一片广袤的精力领地。此情此景,情不自禁地再次以月牙泉为布景高歌起来。这一刻,鸣沙山的风沙,是歌声的交响;这一刻,生命的激荡,是芳华的永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