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官网首页 > 公司新闻 > 与苏轼来一场跨越千年的对话

与苏轼来一场跨越千年的对话

时间:2020-09-15 08:46 来源:人民网 作者: 点击:
http://www.ccitimes.com/uploadfile/2020/0908/20200908024107448.jpg    http://www.ccitimes.com/uploadfile/2020/0908/20200908024107487.jpg      假如要从中国历代文人名士中选出一位最受欢迎的人物,苏轼必定会是高票选手。千百年来,他的诗文广为撒播,凡识字者皆能诵读一二。他那超然旷达的气量更是令人慕名,被视为知识分子的模范。      9月1日,“千古风流人物——故宫博物院藏苏轼主题书画特展”在故宫文华殿打开。展览经过78件(套)文物精品,勾勒出一个生动而立体的苏轼形象,带领观众回到苏轼所在的那个文明兴盛、群星灿烂的年代。      风流韵胜的书画      作为紫禁城建成600年暨故宫博物院建立95周年的重要展览之一,此次苏轼主题书画展准备时刻长达一年多。展览策展人、故宫博物院书画部馆员郁文韬介绍,故宫博物院保藏有苏轼的传世书法佳作,还藏有部分重要的苏轼师友著作,以及很多遭到苏轼影响和可以反映其艺术思维的相关艺术珍品。藏品的年代跨度从北宋至近现代,全体数量、质量和丰富性都具有必定优势。此次特展为故宫博物院初次举行以苏轼为主题的展览,院藏苏轼真迹全部露脸,并有一些此前很少出面的书画精品。      “咱们上一年春天确认展览主题后,从院藏16万余件书法绘画中筛选出几百件与苏轼相关的文物,再进行精挑细选。”故宫博物院副院长任万平介绍,展品以故宫博物院藏品为主,并从天津博物馆借展2件。除书画、碑本外还有瓷器、玉器、文房四宝和古籍善本等,在确保学术性的前提下突出了展览的观赏性。      展览分为四个单元。榜首单元“胜事传说夸友朋”经过苏轼及其师友的著作,展现苏轼的交游圈与他所在的年代。第二单元“苏子作诗如见画”经过苏轼和后世书法家所书写的苏轼诗文著作,以及后世画家依据苏轼诗文所创造的绘画著作,展现苏轼的文学造就。第三单元“我书意造本无法”经过苏轼师法的前人著作、苏轼自己的书法创造以及后世临仿苏书的著作,展现苏轼的书法艺术及其影响。第四单元“人世有味是清欢”经过体现苏轼生平逸闻的书画著作和苏轼抒情性灵的小品文,展现苏轼的日子情味与人生态度。      此次展出的苏轼真迹包含《治平帖卷》《新岁展庆帖、人来得书帖合卷》《题王诜诗词帖》《三马图赞并引残卷》《归院帖卷》《春中帖页》等,让“苏迷”得以大饱眼福。苏轼的书法学习王羲之、颜真卿、杨凝式等前代我们,在此基础上又有首创,引领宋代书法“尚意”新风。《治平帖卷》是苏轼早年墨迹珍品。这是苏轼书写的一封信札,内容为托付乡僧看管坟茔之事。依据帖后赵孟頫、文徵明、王穉登三人题跋可知,这是苏轼于北宋熙宁年间在京师时所作,苏轼时年30余岁。此帖笔法精密,字体遒媚,正如赵孟頫所称“字画风流韵胜”。      《新岁展庆帖、人来得书帖合卷》是苏轼写给陈慥的两封书札。陈慥字季常,晚年隐居黄州(今湖北黄冈)。苏轼被贬黄州时,与他过从甚密。《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》中有一句“忽闻河东狮子吼,拄杖落手心茫然”,描绘的就是这位陈季常。《新岁展庆帖》除了向友人阐明近况外,还约陈慥与李常(字公择)于上元节时在黄州相会,反映了苏轼与朋友之间的往来。《人来得书帖》是为陈慥的哥哥伯诚之死而慰劳陈慥所作。二帖天然流通,姿势横生,秀逸劲健,是苏轼书法由早年步入中年的佳作。      群星闪烁的年代      一片草木苍郁、泉石俊美的庭园中,一群文人雅士正在集会。其间“着乌帽黄道服捉笔而书者”,正是苏轼。周围“仙桃巾紫裘而坐观者”,是驸马都尉王诜。展厅里这幅丁观鹏的《西园雅集图轴》,描绘了北宋元丰年间一次闻名的文人雅集。苏轼、苏辙、黄庭坚、米芾、秦观、李公麟等16位名士集聚在王诜的西园中,一起作诗、绘画、谈禅、论道。会后李公麟作《西园雅集图》,米芾书写了《西园雅集图记》。西园雅集由此成为历代书画创造的经典体裁。      “苏轼日子的年代是一个文明大师辈出的年代。他既是这个年代的产品,也是缔造这个年代的重要一分子。”郁文韬对记者说。与苏轼有着深化往来的长辈,如欧阳修、王安石、司马光等,都是名垂千古的文史我们。苏轼的学生及友人黄庭坚、秦观、米芾、李公麟、王诜等,也是宋代文明星空中灿烂的明星。      走进展厅不远,便可看到欧阳修的《灼艾帖》。北宋嘉祐二年(1057年),苏轼入京参与贡举,主考官欧阳修对他的策论非常赏识,但因猜想可能是自己的学生曾巩所作,为避嫌而将其定为第二名。虽然苏轼与状元擦肩而过,但二人从此结下了深沉的师生之谊。欧阳修在给梅尧臣的信中对苏轼大为激赏,直言“老夫当避路,放他出一头地也。”《灼艾帖》是欧阳修传世书法中的代表作,内容主要是对友人的病情表明关心。      宋四家“苏黄米蔡”的著作同场展出,是此次展览的一大亮点。蔡襄是欧阳修钦重的书法家,苏轼与教师欧阳修观念共同,也对蔡襄极为推重。此次展出的《京居帖》,是蔡襄写给友人的一封问好信札。前半部分以行书为主,后边逐步转为草书,体现了蔡襄在这两种书体上的高明造就。黄庭坚为“苏门四学士”中艺术成果最高者,且与苏轼最为密切。展览中的《君宜帖》是除了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苏轼《寒食帖》题跋外,黄庭坚仅有一件直接提及苏轼的墨迹。他在此信结尾附言称“东坡诸书一借”,反映出对苏轼的敬仰,也阐明这封信札的收信人同样是苏轼的仰慕者。米芾的《盛制帖》是其早年著作,字势飞动、翰墨清润,体现了米芾这一时期的书法风格。      展览中还有王诜的传世名作《渔村小雪图卷》。“乌台诗案”中,王诜因受苏轼牵连被贬,这幅著作创造于他被贬之后。画中描绘了山间渔村雪后初霁的风光,构图深远,意境空灵,体现了作者神往山林隐逸的情怀,具有苏轼所倡议的“士夫画”的神韵。画卷后有乾隆皇帝与群臣唱和诗十余首,均以苏轼为王诜《烟江重峦图》所作的长歌为韵,从旁边面反映了苏轼与王诜的艺文往来对后世发生的影响。      千古撒播的美谈     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苏轼被贬黄州期间,两次游赤壁,写下了《赤壁赋》和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等妇孺皆知的著作。苏子游赤壁可谓文学史上的美谈,也为后世艺术创造供给了创意。此次展览中的宋人《赤壁图页》、文徵明《前后赤壁赋卷》、沈度《赤壁赋册》、钱穀《后赤壁图扇页》以及青玉苏轼游赤壁山子等展品,以不同方法体现了这一体裁。      宋人《赤壁图页》取南宋时期盛行的“一角半边”式构图,以相似特写镜头的方法描绘了苏轼与友人泛舟于赤壁之下的情形,并着力体现水纹,显示出这一时期赤壁体裁绘画与“水图”相结合的特色。      展厅中还有大幅喷绘场景,取材于故宫所藏马和之名作《后赤壁赋图》。经过将小舟与仙鹤的形象做成微动画,愈加生动地呈现了苏子与客“复游于赤壁之下”,“有孤鹤横江东来”的画面。      苏轼的终身跌宕起伏,留下了许多逸闻趣事。明代李宗谟的《东坡先生懿迹图》,以白描方法体现了苏轼生平的十三则故事,画中苏轼的形象颇具日子气息。另一位明代画家朱之蕃的《临李公麟画苏轼像轴》,是苏轼画像中的精品。其所据粉本传为苏轼友人李公麟之作。苏轼晚年被贬海南时,曾在访友途中遇雨,便向农民借斗笠和木屐穿上,农民争相笑看,而苏轼安然处之。此图体现苏轼身处窘境而安之若素的日子态度,此类笠屐像也成为后世描绘苏轼形象的一种经模范式。据郁文韬介绍,这幅画作是1949年以来初次公打开出。      仇英的《竹院品古图页》展现了宋代文人日子中具有代表性的场景。北宋时文人士大夫盛行品鉴古董,苏轼及其友人王诜、李公麟、米芾等皆有此好。明代晚期古董鉴赏之风重兴,所以呈现了一种以“东坡品古”为体裁的绘画著作,仇英这幅就是其一。图中描绘了三位文士在院子中一起品鉴古董字画,其间一人的衣冠状貌与苏轼附近。      此次展览不只展品精彩,展陈规划也颇具匠心。展厅内选用半透纱幔与结构围组成一处高雅的空间,经过投影展现苏轼的经典诗词,并配以契合诗词意境的院藏宋画。“期望经过空间和颜色的规划,让观众沉浸在古拙高雅的气氛中,与古人打开一场跨过千年的对话。”故宫博物院展览部副主任孙淼说。(记者 邹雅婷)